周小平:《改开一代,四十不惑》- 很多国家都曾改革开放,但为什么只有中国最成功?
发布时间:2018-12-25 浏览次数:
 

中国是1979年开始正式进入改革开放,那一年夹在70年代的尾巴和80年代的开头之间。这样算起来的话,79或80年出生的人,就算是中国的改开一代了。而笔者就刚好出生在1981年。从那年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所有的小学生在写作文时,老师都会要求在开头加上:“自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

 

改革开放,在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中国很大,有些事总要分个先后顺序。1979年是试点改革开放,许多经济特区拔地而起。但是真正等到全国改革开放,则是1993年的事了。笔者生活在中国西部腹地的一个小城镇里,所以虽然是80后,但却见证和感受了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和由此引发的剧变。

 

 

 

在读这篇文章之前,请各位读者一定要先了解一个基本前提。这个前提是我前几年总结的:“自冷战结束后,全世界搞“改革开放”的国家很多,但是绝大多数国家都失败了,唯有中国的改开是最成功的。” ——中国的改开和其他国家的改开有什么不同?本文尝试浅答。

 

去过阿根廷和巴西或墨西哥的人都知道,在他们的城市里有着大量的贫民区,绵延一片,蔚为壮观。如今,这里居住着大量的贫民,充斥着污水和绝望,活跃着黑帮和毒贩。而这些,恰恰就是当初这些国家改开时大量农民工进城留下的印迹,也是南美改开失败的见证。

 

 

 

冷战结束后,美国获取世界霸权,并由此打造一套新的“布雷森林体系”。在美国的全球分工布局当中,美国位于至高无上的地位,负责发行一级货币,管控全球商路,输出意识形态。而美国的传统盟友或准殖民地,如欧洲国家、日本韩国等,则负责承担中高端技术产品制造。至于第三世界国家或发展中国家,就负责开办血汗工厂,制造低技术廉价商品,用廉价劳动力供养和支撑美国以及其盟友乃至准殖民地日常消耗。

 

很不幸,在改开时,中国和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印度一样,位于这个食物链的最底层。关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当时许多有名的公共知识分子都断言必败无疑。其中最有名的论断就是:“中国人辛辛苦苦造一亿件衬衫,还换不到一台飞机发动机,所以中国绝对没有希望成为发达国家,永远最不上英法德日美韩,也追不上墨西哥、印度和南非……”

 

几乎是在同一时期,世界上大多数的第三世界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选择了加入美国主导的那个全球化体系。当时的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大量的农民工进城务工,大量的外来人口想法设法涌入经济特区,人们四处传言特区里遍地是黄金,垂手就能捡。这种传言并非没有根据,因为当年还没有全面改革开放的内地,国营企业员工薪水只有几十元到一百来元,而物价呢?当时的物价可乐是3.5元一罐,猪肉是1.5元一斤。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得起一箱可乐。并且就是这点工资,还经常因为财政困难而发不出来。拖欠工资现象,比比皆是。而当年中国经济特区里的的普通员工工资,有许多就已经可以达到千元以上,这还不算特区里随处可见的商机。

 

 

 

我认识一个当年做外贸的倒爷,他说当时生意太好做了,因为会点外语,所以他总能去国外企业需求名录里查到订货信息,然后把这个信息一倒手找个工厂下单,就能赚取两三倍的利润。有时候,一晚上赚10万元都不是问题。而当年的10万元,相当于内地一个国营企业工人至少一百年的工资。虽然当年位于全球分工的最底层,但是由此引发的利润,在极度贫困的中国人心中,也是不可想象的财富。今天你花三千元都未必找得到人去干的活,在当年只要一千元就有数不尽的人抢破头争着干。

 

不仅是中国,当年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盛况。然而转眼四十年过去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成果辉煌如是,但其他国家却只留下了满目疮痍的伤疤。巴西和阿根廷或者墨西哥倒也罢了,反正也没富过几天,如今再穷点,也不过是苦上加苦。而南非就不同了,世界上第一台心脏移植手术是在南非做的,坐享好望角天然良港的位置也令南非大型补给赚得盆满钵满,更何况当年南非金融还有享誉世界的“南非指数”。但如今,南非已经跌入失败国家行列。南非指数已经沦为废纸,南非医疗水平倒退几十年不止,就连大型补给也被马达加斯加给抢走了。曾经的发达国家,如今骚乱连年,失业率暴涨,苦不堪言。

 

坦白地说,这些国家资源和劳动力甚至比中国更强,地理优势更明显,但为什么他们反而失败了呢?其答案就在于,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还有个“前三十年”,而他们却想省去这个痛苦而麻烦的过程。正是他们图省事而缺失了的“前三十年”,成为了他们改革开放失败的必然。“年轻时不肯流的汗水,就是中年时必然要流的血泪。” 人如此,国家也是如此。

 

 

 

我们仅以巴西为例。巴西地理位置优越,其国土面积占了拉丁美洲的一半以上,这使得它的周边国家都很小巧,没有能威胁到它的对手。同时巴西自然资源极其丰富,拥有2.5亿公顷的肥沃土地以及1.5亿公顷可开发耕地,这些资源足以使中国农民羡慕得掉眼泪。

 

同时巴西还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矿藏、热带雨林以及充沛的淡水资源。其中仅仅巴西的水利储能,就够轻松建造30个三峡大坝。这些电力不仅能满足巴西的需求,还能满足整个拉丁美洲大洲的能源需求。巴西没有经历过超大的破坏性战争,国内种族和宗教单一,信仰和文化趋同,人口密度适中,也没有老龄化的困扰!可以说,巴西是实行改革开放的“天赐之地”。当然,巴西人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当年所有人都相信,很快巴西就能成为全球化改革开放浪潮中的佼佼者。他们不会知道,几十年后,拥有这样的天赐资源宝库,如今却连基本的生活用电都难以保障。

 

在进入全球化分工体系之后,巴西进入“改开”的时间其实比中国更早一些。在60年代末期至70年代中期时,巴西就已经实现了GDP10%的增长奇迹。大量的钢铁厂、汽车公司、航空配件、冶金行业、纺织出口行业的出口额都位居世界前列,这种速度比今天的中国经济增速都还要快得多。如此大量的订单增长,显然也刺激了巴西的人口流动。巴西城市吸引力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把周围小城镇或农村的农民吸引了过来。大量的人口进城,等待着新兴的务工机会。一开始居住条件差点没关系,因为所有人都相信,随着自己的努力和收入储蓄提高,那么自己也是迟早能在大城市里安家落户的。

 

 

 

他们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将从此陷入窝棚贫民窟,永远没有摆脱的希望。他们不是城市人,也不是农村人,他们将有一个新的名字,叫做贫民窟人群。

 

许多老外第一次来中国都会震惊,因为中国没有巴西那种显而易见的贫民窟。这并不是说中国没有穷人,中国同样有不少贫困人口,但是与此同时中国却又是城镇化最成功的国家,没有之一。从农村走入城镇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融入了现代化城镇。即便是北上广深的人们在酒局饭桌上闲聊甚欢的时候,也会互相打趣地说一句:“咱谁也别说谁,三十年前,谁家都是泥腿杆子。”

 

中国和其他发展中的国家搞改开,差别何在?

 

其实真正的问题在于产业升级能力和上升空间。巴西虽然也启动了改革开放,但是它的产业升级和上升空间极其有限,几乎所有的技术甚至是基础建设都受制于人。换句话说,巴西的工业生产能力是被美国及其盟友控制以及拿捏在手的。一开始大家可以为了千把块的工资涌入城市拼命干活,但是时间一长,老百姓的物质需求也会同步上升,更别提还有精神需求也会上升。中国可以完成产业转型,给更多人提供生存空间,共享人生出彩的机会。但是巴西却没有。巴西人的产业结构,被牢牢焊死在最低端的劳动力密集岗位上,甚至连规模也被定得死死的。

 

举个例子。在70年代中期的时候,巴西由于汽车配件产业比较发达,于是巴西政府决定兴建超级水库解决电力需求问题,以此为基础扩大产能,并尝试引入学习和消化汽车配件的其他相关产业。巴西政府雄心勃勃地拿出了亚马逊流域水利大坝工程开发计划,并在西方社会各个财团之间进行游说投资。然而不说还罢了,一说,立刻就招来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和疯狂反对。

 

 

 

自身水利开发度达到86%的美国马上跳出来痛骂说水利工程是断子绝孙的祸害工程,水利工程修建密集程度最高,自己国内水能开发利用达到了90%以上的德国、法国、加拿大等国马上厉声批评,说水利大坝工程是反自然的魔鬼工程。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环保NGO团队立刻开赴巴西,四处散播水坝会导致地震、水坝会导致鱼儿灭绝、水坝影响地球磁场会致癌、以及水坝会导致气温升高等等一系列荒诞和恐怖的谣言,引发了巴西民众的集体恐慌。

 

最后的结果就是,巴西的水坝开发计划被彻底搁置了。电力不足,就无法解决扩大产能的问题,无法扩大产能,就无法引入学习和消化上下游产业,无法横向扩张产业就无法纵向完成产业升级,无法掌握核心技术,不能打造全工业产业链。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所有人的上升通道都被堵死了。第一批进城的巴西农民工,永远是农民工,工资只会减少不会增加。

 

本来如果巴西产业扩大产能的话,他们就能从农民工升级为班组长。本来如果巴西还能升级消化上下游产业的话,他们这批经验丰富的人完全可以升级为管理人员,或者跳槽到别的公司,甚至干脆自主创业,加入改革开放的大浪潮中去尽情淘金。巴西版的华为或长城汽车,迟早也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企业出现,就会带动数以十万计的工作岗位,带动其他相关产业数千个,极大活跃社会经济。然而只可惜,巴西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与巴西情况类似的还有南非。南非换帅曼德拉之后,欧美拿着中国改革开放对外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去南非游说,要求南非也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招商引资,降低金融门槛,取消贸易保护性措施,并且必须废止核武器研发计划。曼德拉欣然同意这些条件,然后统统照办。他大笔一挥,废止了南非几代人努力才堆砌出来的核武器研究所;他大笔一挥,拆毁了南非的金融壁垒;他大笔一挥,邀请所有非法难民和移民加入南非国籍;他大笔一挥,直接取消所有贸易壁垒,让各国资本和产业恣意进入南非攻城略地……

 

短短十年时间不到,南非的家底就被掏了个精光,曼德拉得到了全世界的盛赞,被捧为“圣人”。(是啊,这样的圣人最好给我们来一打!美国欧洲也多出几个才行嘛~) 当曼德拉把国门之盾和国家重器全面拆毁以后,南非终于从发达国家行列跌入了失败国家队伍,这片土地上再也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火光。他是全世界的圣人,但他却是南非的敌人。“逗比的圣人,曼德拉。”--此言不虚。

 

 

 

所以,这时候你就应该明白,为什么中国的改开可以成功了。因为中国人有一句古训:“听蝲蝲蛄叫难道还不种庄稼了吗?”,中国人还有一句古训叫做:“自力更生、自强不息。”

 

中国人在进行改革开放之前,先是扎扎实实地打了三十年的基础建设,修建了近十万座星罗棋布的大小水库,建成了农村”新万里灌溉水渠“,在东北建起了全套的老工业基地,还在祖国西南的百万大山里,秘密修建了无数“三线”工程。基础的工业化设施,一应俱全!并且,中国人还顶着“国际压力”,硬是搞出了两弹一星,并成功试验了远程打击核导弹。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牺牲太多太多,付出太多太多,且不被理解和接受。“国际社会”痛骂过、施压过、批评过、抹黑过,甚至美帝国主义的高空侦察机还频繁侵入过祖国的腹地,战略轰炸机和战斗机也随时可以飞抵作战。——当年的我们就像是被人浑身浇满过恶臭的大粪,然后还被人用黑洞洞的枪口指过脑门。有些人害怕了,有些人退缩了,有些人放弃了,有些人惶恐了。但更多的中国人,坚持下来了。正是有了他们的坚持,才有了后来的改革开放,以及我们感受大国崛起新时代的这份骄傲和幸运。

 

 

 

记得小时候,父亲曾经给我讲过许多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他说当年自己响应号召去修过水库,没有什么趁手的工具,大家就是靠钢钎和榔头去砸石块,用肩膀和扁担去挑土,一天下来浑身都是伤,更有人被滚石压到后当场受伤或牺牲。我问父亲,去修这种水库,一天有多少工资?父亲回答我说,没有工资,连午饭的干粮都要自己带。

 

我父亲后来还去修过铁路,他说在山区施工的时候,几乎每一公里都有人牺牲。有一次放炮炸山,大家都躲在床底下,一会儿功夫就听见飞石砸得床板蓬蓬响,飞石结束后,组长吹哨让大家出来继续干活,结果趴在我父亲身边的工友却一动不动,父亲觉得很奇怪,然后仔细一看,原来这位工友已经死了。一块飞石砸断了床梁木,这根木头瞬间刺穿了工友的左胸,人哼都没哼一声,就死了。

 

 

 

我们的父辈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一点点地给我们建设这个国家。我曾经问过父亲,对年轻时那么多的付出有没有感到过不公平或后悔?父亲说,他不后悔,也没觉得不公平。他说,看到你们这一代人能生活在这么美好的中国,他们曾经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多人都对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感到过困惑,但是我想如果你懂得了这些过往,相信你就不会再有疑惑了。世界上改革开放的国家有很多,但最成功的只有中国。为什么?这就是答案。这个答案不在我们这代人身上,而是在我们父辈那一代人身上。

 

 

 

改革开放已经不知不觉进行了四十年,接下来我们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进一步加快产业布局和升级,进一步推动全球化。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更目标明确,更态度坚决。

 

都说四十不惑,人如此,国亦如此。(来源:公众号今日平说)